戰之殤!一塊玉石創意雕刻引發的聯想

玉器鑒賞是玉器價值最為本質的體現,也是玉器價值傳遞的最佳載體。首屆的“玉器鑒賞征文大賽”已截稿進入評選階段,本期我們挑選作品《戰之殤》的精彩鑒賞文章,與大家一起分享,可以在文章末尾選出你喜歡的作品哦!

鑒賞作品:戰之殤

一直以來,玉雕大多以中國傳統題材為主的,如佛教達摩、羅漢,還有就是以表達吉祥祝福為主,如五子登科、金蟾等。因此,有人說,玉雕是中國的傳統藝術,而不具有世界性。

蘭昌德的《戰之殤》突破了玉雕的傳統藩籬,以較為常見的石英巖玉(碧石)表現戰爭給人們造成的傷害和痛苦,令人眼前一亮,并賦予了玉雕新的定義和新的表現形式,讓傳統玉雕面向更為廣闊的藝術天地,為中國玉雕走向世界藝術殿堂打開了一扇門。

《戰之殤》整體上以一顆手雷的形狀代表戰爭,而在手雷的一側雕琢的是一個面部表情痛苦的人面。人面以夸張的手法突出了扭曲的大嘴,嘴中是無盡的口中口,而整個人面的外部則被更大的一張口所包裹。寓意戰爭沒有贏家,即使你已吞并了許多人口和地盤,可其后果卻是痛苦不堪的,并且連自己也不知道是誰的口中食,正所謂螳螂捕蟬,黃雀在后。戰爭沒有真正的贏家,作品藝術的表現了戰爭的殘酷性。

作品中有兩處俏色運用,一處是人的嘴唇有些紅色,代表戰爭是嗜血的;另一處在手雷的頂部,仍然是紅色的,寓意戰爭的引線已經點燃,告誡人們戰爭的危險從未遠離。

石英巖玉相對來說較為常見,具體還分為天山玉、佘太翠等多種,在此,作者沒有具體說出是那種石英巖玉,可能寓意著題材適用很普遍,就像我們說戰爭的普遍性會說是人類之間的戰爭,不能具體是黑人白人黃種人一樣。

當然,更不必言明是哪個國家的人,這樣更能體現其普遍適用性,更能代表戰爭中的普通民眾,與表象主題相得益彰。總之,作品表現主題明確,寓意突出,不失為佳作。

青碧石《戰之殤》擺件被玉雕師雕琢成一顆非常逼真的手雷造形,從正面描繪了一位聲嘶力竭的戰士。這也許是沖鋒的吶喊,即使要犧牲仍然勇往直前、同仇敵愾。

這讓我想到屈原《九歌·國殤》里描寫的那種悲壯。這種把手雷與吶喊戰士合體的創作,視覺上給人一種極大的沖擊,展現了藝術家非凡的想象力,讓人仿佛來到了真正的戰場,手雷與戰士隨時會與敵人同歸于盡。

再仔細看,戰士變形的嘴巴呈螺旋狀,組成了一個臉堂,牙齒也隨著螺旋排列起來,像是給機關槍輸送子彈的彈鏈,增強了戰爭殘酷與激烈的程度;同時大口中有小口,感到這個吶喊的“口”是“吃人”的,點出了“人吃人”的畫面,把戰爭的殘酷性表現得淋漓盡致。

嘴唇上玉石原皮的紅褐色璞皮,就像吃人留下的鮮血。這實在是太血腥了,簡直無法想象下去。但是戰爭隨時會爆發,或為正義而戰、或為保家而戰、或為國難而戰……世界歷史幾乎就是一部戰爭史。只要有戰爭,犧牲就在所難免。問題是用玉雕這種形式來表達殘酷的戰爭,與我們常見的詩歌及影視作品有何不同觀感呢?

從玉文化來看,玉器也包括各種兵器,如玉斧、玉戈、玉矛、玉刀等。玉兵器的銳利比普通石頭要強是肯定的,有些方面還高過歷史上的青銅和鐵兵器。

但考古出土的玉兵器幾乎不曾使用過。一方面玉兵器可能只作為帝王將相的禮器,權利與地位的象征物,并不用于實戰。另一方面,玉兵器是不是也有玉的神性作用和“求和”作用呢?比如戰爭的正義性需要玉兵器具有天授神權的內涵;戰爭的目的不是殺戮,而是和平,也就是以戰止戰。這是值得探討的。

鑒于本作品,玉石本身的玉石學內涵又與主題有何聯系呢?碧石往往異常細膩,可以給戰士以智慧;玉石的堅韌可以給戰士以力量;玉石的不撓而折,給戰士以勇氣;青色象征著年輕、朝氣和未來,同時也是戰場的主力軍。因此,《戰之殤》這件作品,主要是給人們一個備戰的警示。我們不要戰爭,但也不怕戰爭,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!

58
河南十一选五开奖数据